嘿嘿

无题


岳明辉吃饭的时候烫着舌头了
匆匆忙忙把汤汁咽下,觉得没多大问题就不声不响的继续吃饭,坐在旁边的兄弟们还在狼吞虎咽,也是,练了一天了 急需食物的摄入谁会在意你呢,岳明辉又抬起了头,却没想到木子洋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洋洋,怎么了?饭菜不合口味吗?不喜欢也要吃呀,运动量太大我怕你下午受不了…………”
“停停停,你个老岳吃饭也停不下嘴,快吃快吃,我洋哥你别管他,一天天挑三拣四的……”
“哎,我的凡弟弟,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叫做我一天天挑三拣四的,我告儿你,我这叫精致……”
“我亲爱的凡哥哥,我们吃饭吧,别管这两个老年人……”
“哎你这个小弟思想有点问题啊,什么叫做老年人,我给你说,我现在正是风华正茂的好时候…………”
岳明辉静静的看着面前三个人的打闹,心里直叹气,天哪怎么这么闹腾,和以前一样没一点身为偶像预备役的自觉,但他也明白,其实有些事情从泰国回来后好像就不太一样了
具体怎么不一样他一个注重逻辑的理工男真的说不出来,大概是感觉?可是他不信这玩意啊!他可是前十的爷们儿!感觉啥的对他来说不靠谱的吧……
吃晚饭了,岳明辉觉得自己的舌头没啥问题了,毕竟下午的时候一点事都没有,该吃吃该喝喝哈哈哈哈哈,食物!我岳明辉来啦!前面那两个一米九二和一米八三的大鸟已经愉快的飞去了卫生间洗手吃饭,还有一只一米八八的大鸟和他一起留在舞房里:“洋洋,你怎么不去吃饭啊,你今天怎么了,感觉你不在状态啊,膝盖又疼了?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
“……”无人回答
“洋洋!”岳明辉提高了声音
“先别说我,老岳你怎么了?”
“我……我没怎么啊”岳明辉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不会扣手又被发现了吧,不对呀,我今天没在他们面前扣手啊……到底怎么了啊,“洋洋,到底怎么了嘛”岳明辉放软了声音试图撒娇,当然前十的爷们儿是不会承认他在撒娇的,是的,他总是会在木子洋面前放下防备,露出他柔软的一面来,就像是期待主人摸肚皮的小猫咪那样,声音软软的,糯糯的,愿意在主人的抚摸下舒展身体,而岳明辉的奶fufu的样子是只属于木子洋的
“你还说没问题,舌头伸出来我看看怎么样了?”
“不是,洋洋,你咋知道我烫着舌头了,我都没知声儿”
“快点”木子洋冷下了脸
大模的脸冷下来不笑的时候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岳明辉乖乖的吐出了舌尖,粉粉的嫩嫩的舌尖若隐若现,勾的木子洋捏了一下岳明辉的下巴,“别墨迹,快点”
岳明辉的嘴巴张开了,露出了吸引无数人的小虎牙和引人犯罪的粉嫩舌尖,木子洋低头看了看,果然“烫掉了点皮” “哎呀,洋洋这没事,一会就好了,走,我们去吃饭”脸在一个成熟男性尤其是还有点其他感觉的成熟男性的手里的这种感觉让岳明辉不太自在,他试图挣脱并转移了话题。“别急啊,我有治疗的方法要不要试试?”没等岳明辉反应过来,木子洋便低头吻住了岳明辉的薄唇勾起了他的舌尖
“洋……呜……洋洋……”木子洋抬起头眯着眼睛笑了,“怎么样老岳,是不是好了,我的方法是不是特别有效”木子洋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快来夸我,我可真是个小机灵的嘚瑟气氛
“……洋洋,你在干嘛,别胡闹了……”岳明辉不会承认在木子洋吻他的那一刻他心动了……
“老岳,我没有胡闹,我喜欢你的,你别说你不喜欢我”
“……洋洋……”
“老岳,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开心心,别给自己设那么多框框架架,你怎么都说不要用框架束缚你,怎么这会突然在乎这些了?”
“不是……洋洋……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老岳,咱说定了哈,以后有啥事一定要说出来,别自己憋心里,别在扣自己手了!你看看都扣成啥了!还有你以后就是我李振洋的男朋友了,不许反驳,反驳无效!”
“啊……”
看着老岳少见的呆萌的样子,木子洋开心的捏了捏岳明辉的脸,嗯,还和刚认识的时候一样,啊,手感真好~
“老岳!洋哥!快来吃饭啦!今天阿姨又做了红烧肉!”
“洋哥!岳岳妈妈!吃饭了!你可爱的灵超弟弟快要饿死了!快点啊啊啊啊啊啊啊!!!”
“洋哥!老岳!”
“岳叔!洋哥!!!!!快点!!!”
“来了来了”岳明辉高声应到,“走吧,洋洋,我们去吃饭”
“好,我们去吃饭”
“岳叔,你俩在干嘛啊,不出来吃饭,是存心要饿死我这个小可爱嘛!”
“哎呀,没事,就是中午吃饭的时候舌头烫着了,洋洋帮我看了看”
“你这个老岳,舌头烫着也不说,没事吧,早说呀”
“哎呀哎呀,没事,洋洋看过了说没事,好了好了吃饭了”
“你们还不信你洋哥我?我说没事就没事,吃饭吃饭,谁再啰嗦一句就不许吃了!”
“洋哥!你不能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
岳明辉看着眼前又闹成一片的三个人低头笑了笑加入了现场,偷偷的夹了卜凡的一块红烧肉
“老岳!你干嘛!还我!”
“不给不给,嘿嘿嘿”
舌头烫着了没多大事,有新晋的灵丹妙药呢
这可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呀!